本站十多年來的首次用戶調查,懇請您花幾分鐘讓我們為您提供更好的服務,進入:《填寫問卷》

語言翻譯/在溫哥華打工--生存與尊嚴的抉擇

  移民溫哥華後,從不爲五鬥米折腰的我開始爲生活開支擔心了。

  我赴加拿大之前滿懷自信和喜悅,心想憑著自己的才幹、學曆和留美積累的海外經驗,以及准備吃苦的創業精神,成功移民是不成問題的。

  從接受移民局祝賀成爲新移民開始,新鮮感和興奮感還沒完全消失,消費的水喉便已擰開了,特別是我在本地舉目無親時。由打電話、乘車入市區、住旅館開始,到租房、買家具電器、買車、購買生活日常用品等等,生活仿佛陷入了壹個惡性循環。壹方面花錢如流水,存款漸減;另壹方面工作無著落,前途渺茫;且爲找工作而投入的隱性開支漸增。比如評審學曆動辄上百,換駕照驗眼後讓看醫師兼換眼鏡付出數百。加上太太孩子後期抵埠後的費用,使我更覺經濟危機。在走訪咨詢社區和相關人士後,我終于決定'騎驢找馬',在尋找專業工作的同時先打份工以解燃眉之急。

  經過壹番聯絡奔波,幾天後我接到了獲得壹家推銷公司面試後錄用的祝賀。第二天清早由列治文趕到本那比上班。首先在公司將推銷的兒童讀物壹箱箱搬到自己的車上,約十本書壹套,每天定額起點是壹百套,搬貨加清點要在半小時內完成,錯數自賠!然後開車趕往阿玻斯福,挨商鋪寫字樓推銷,請人家先免費閱讀,三天後再來收錢或收書。報酬是收回錢款的百分之五提成,沒有任何額外的補助和津貼福利。我問經理爲何不安排我去近壹點的地區推銷,答案是附近地區已安排別的雇員了,新來的人只能向外圍發展。

  工作倒不複雜,挨門抱書上前自我介紹,這些新書敬請留下,三天後好則付書款,不滿意則將書收回。記下門牌號碼就算推出壹套。但往往走訪十家沒有壹家願意要的,而且每到壹地停下車,先要將書由紙箱內取出歸類,然後抱上十來本書上門重複同樣的說詞,發出去壹套人已經身上冒汗了。壹天下來沒有閑壹分鍾,午飯也未進,只喝了罐飲料,也只發出去四十套。天黑前還要返回公司結帳,歸還未發出去的書本搬運入倉。回到家人已經累得不想再動彈了。檢查車表,跑了近二百公裏,耗了大半箱油,起碼支出二十元,還壹分錢沒賺到。這樣的美差還幹不幹下去呢?表面上看,我在十幾個競爭者中獲勝得到的這份工作自由度高,也不強調本地經驗,而且報酬與業績挂鈎,似乎合理。可是這樣的工作能持續多久呢?這種推銷方式的市場到底有多大?現在是晴天跑跑尚可,天陰下雨下雪還能長途跋涉去幹嗎?但生存大于壹切,先顧眼前再說。幹!我咬咬牙暗自鼓勁,萬事開頭難,不就是多吃點苦麽。在加拿大找份工作也不容易,不能出師不利就打退堂鼓。

  第二天清早到公司,經理劈頭便是壹頓埋怨,昨日任務未完成今天起碼要完成壹百六十套,不行就請讓賢,加拿大等工作的人在排大隊呢。仿佛與沮喪的心情有關,今天發出去的書比昨天還少,太陽都偏西了還只發出二十幾套。在壹家商場外誤泊字迹模糊的預留車位又獲得壹張罰單。當我拖著饑餓疲乏的身體進入壹家公司推銷時,幾個面目不善的西人譏笑到:如果妳留下這些垃圾我馬上扔到垃圾桶去。本已麻木的我當即氣得轉身離去,積壓在心中的忿懑壹下子爆發出來。難道我從事的工作只是在傾銷垃圾嗎?我壹個堂堂的中國知名醫師兼講師,滿懷專業知識和技術來到加拿大,忍辱負重放下架子出賣體力打工,既非取巧也不投機,吃苦受罪咱也認了,無非先籍此賺取生活費維生,以圖將來的發展和振興。但肉體痛苦的同時不能讓靈魂也受罪,這種侮辱人格的工作我是沒法再做下去了。當回到公司對經理說不幹了時,心裏反而有壹種說不出的輕松感。這就是我在加拿大的第壹份工作!沒有壹分錢報酬的工作。

  回家的路上,在阻塞的車流中,我並不擔心面對妻女的窘景和無奈,反而堅定了我自強自立的決心和信心。在加拿大找工作難,找專業工作更難,除了機遇與偶然性之外,也有其社會本身的弊端。當然在加拿大只要願意工作,也不介意吃苦與否,是決不會餓死人的。即使再差的工作,絕對收入也會比在國內強。我不排斥將來還會打工,我可以出賣體力幹加拿大本地人所不願幹的粗活累活,洋插隊彌補加拿大人力資源的不足也行,反正壹切是暫時的。但絕對不能把自己置于賤民的地位。我也慶幸自己被這當頭棒喝所打住,如果壹切順利知足常樂地打工下去,不再思進取了,就決非我移民的初衷。與其隨波逐流,被生存和生活的重擔所壓倒,還不如背水壹戰,盡力在專業領域壹搏。這條路也許很艱難,很緩慢,猶如我面前這條緩緩的車流。在生存與尊嚴之間,我甯可選擇後者。

(轉自中國翻譯網)

關于“語言翻譯/在溫哥華打工--生存與尊嚴的抉擇”的用戶留言:

目前暫無留言

新增相關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