醫院查詢/企業醫院更清醒了

  2005年企業醫院的發展、改革,我的評價是“更清醒”了。不再人云亦云,也不再大撥轟。

  企業醫院的管理者現在最關注什麼?

  去年拋出的“醫改不成功”的觀點引發了關於城鎮醫療機構改革方向以及政府角色的大討論,未來政策的出臺對企業醫院改制、剝離的進程會產生什麼樣的影響?這是大家普遍關注並正在討論的問題。

  企業醫院改制、改革,實際上是當初六部委提出的分離國有企業辦社會的功能所產生的,當時認為,企業醫院是企業改制的包袱,在此前提下提出企業要分離辦社會的功能。而且當時有個時間表,要求到2005年底以前完成剝離。

  但是,經過近幾年的摸索、試點,我們發現,一刀切的企業醫院剝離並不符合中國醫療改革的現實—因為改革的條件不成熟。一些企業醫院與企業母體分離後,感到束手無策,企業那邊斷糧了,社會又不接納,當地衛生行政部門再不接管,造成他們的生存狀況頗為堪憂。另外,我國的公共衛生體系還沒形成,這些企業醫院恰恰是原來公共衛生事業的重要組成部分,而且是社區醫療的前沿陣地。其實,企業醫院早就打破了只為職工及其家屬看病的界限,政府也應鼓勵他們多為社會服務,充分利用這塊衛生資源為社會做貢獻,而不是把精力都放在剝離上。

  2005年企業醫院的發展、改革,我的評價是“更清醒”了。不是人云亦云,也不是大撥轟。要聽聽領導的意見,看看當前的政策,盼望切實可行的政策和實施辦法出來。

  改革還是必須要改,任何國家的醫療機制都需要不斷完善,但改革並不僅僅意味著產權的改革。如果一個新的產權制度更適合這個醫院的發展,更適合於為百姓服務,更適合於企業和當地政策的要求,你就進行產權制度的改革。如果不是,你也可以進行其他方式的改革。產權制度改革只是公立醫院改革的一種方式,對企業醫院尤是。改革有不同的方式,比如原電子部所屬的北京酒仙橋醫院劃歸清華大學,郵電醫院與協和醫院合併,產權還是國家的,只是行政領導變了。再如大慶油田總醫院,他們成立大慶醫院集團公司,以大慶油田總醫院為龍頭,集合了下面26家醫院,組成集團,效果也非常好,不但把包括人員、設備、服務半徑、服務人口等等的衛生資源重新組合,更主要的是,為老百姓服務的理念更堅定,將周圍的農村也納入了其服務範圍,為地方政府解決了大問題。

  企業醫院有自己的閃光點。由於受企業的影響,企業醫院往往深深地烙印著企業的文化,如大慶精神、首鋼精神,這是其他醫院所沒有的。其實是否剝離要看社會資源與企業資源是否能最有效地組合,如果剝離反而給企業和醫院造成了負面影響,何必一定要剝離呢?

  但另一方面,實事求是地講,有的醫院也的確應該剝離,比如建工系統的醫院。建工隊伍點多,線長,面廣,服務起來非常困難。尤其是醫療保險制度改革後,人家不一定選擇你的醫院,一定要保留職工醫院就變得不現實了。所以說,“更清醒了”是指更冷靜、更現實了。儘管企業醫院的數量將來會越來越少,但在這樣一個非常時期,更需要把握方向,加強管理。

(中華職工醫院管理學會主任委員)

關于“醫院查詢/企業醫院更清醒了”的用戶留言:

目前暫無留言

新增相關留言✍